新闻中心

七旬老人取快递时猝死家属索赔50万快递单上4个字醒目

  全球大功率光伏逆变器企业排名及其技术浅析国家文物局就2021年度文物行政执法和安全监管接受,物流发展迅猛,快递也走进了千万家,相关数据显示,截止2021年,物流需求规模再创新高,全年社会物流总额335.2万亿元,业务量更是高达1082.96亿件,平均一天大约就有2.9亿寄件实现投递。

  大量的物流需求考验着快递公司的服务能力,而其提供的“送货上门”给客户带来不少便利,真正意义上实现了足不出户便可网购天下的愿望。但就是这样一个极好的服务,却在重庆引发了一个引人注目的案件。

  2021年11月21日,家住重庆的79岁老人何世万接到了快递员电话,电话里称他的快件已到。这批快件装的是老人花了三百余元网购的保健酒,为这批货,他心急等了多天,一听到货了,掩不住喜悦的心情,忙问对方在哪里。快递员回答说,他在小区楼下的垃圾桶旁。老人当即表示自己下楼拿货。

  这日,家里的年轻人都一大早外出工作,何世万的老伴也在一小时前有事出门。因此,老人无人陪同,一人下楼拿起快递。按理说,快递就在楼下,来回不过几步路,不会出什么危险,但不幸恰恰这时发生了。

  老人的居所是楼梯房,还处于高楼,而快递连盒带物重达20斤,79岁的何世万拿着重物气喘吁吁走上楼梯,在5楼的楼梯间,累得终于迈不出沉重的步子,直接栽倒在地。当日下午4点左右,何世万老伴回家,看到昏迷在地的他,吓得赶忙拨打急救电话,但抢救不及时,错过了最佳时机,老人最终猝然长逝。

  据诊断,何世万是由于过度劳累死亡。这便与20斤的快递、爬高楼密切相连。不过,老人因体力不支猝死,没有他人对其造成外力损害,按正常情况来说,本人应承担主要责任。但其家人却在快递盒上发现了“送货上门”四个醒目加粗字体。

  如果快递员履行约定,如实将货物送上门,何世万就不需辛苦下楼取货,从而导致这一场悲剧发生。因此,他们认为是快递员及快递公司的过错,应当为老人的死承担全部责任,要求快递公司赔偿损失50万元。

  然后,快递公司却觉得何世万曾主动表示“下楼来取”,属于临时变更了公司与客户形成的“上门”约定,快递员的行为合理合法,他们不需要承担责任,就此婉拒了对方的赔偿诉求。

  何世万家人对这种说法并不服气,多次进行联系,但对方一直通过电话沟通,不曾相约面谈,也没有任何明确表态。这种态度彻底惹怒了何万世一家,他们一气之下直接报了警。根据警方调查,他们确实从监控证实了老人于案发当日下午3点32分接到过快递员的电话,并在挂了电话的几分钟后,出门下楼。

  按照快递公司“送货上门”的服务要求,快递员送货前都会事先给客户进行电话沟通,目的主要有两个:一方面是核实客户地址是否正确,弄清客户是否在家,以免出现送货到家门口,客户却不在,导致货物送不出、丢失等情况;另一方面,快递员可根据客户自己的意愿来决定送到哪里,因为有的希望送到家里,有的希望放到指定存放处,快递员具体也会兼顾客户本人意愿进行送货。

  根据《合同法》第八条规定,依法成立的合同,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。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,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。依法成立的合同,受法律保护。快递公司既承诺“送货上门”,便与客户达成了协定,应当履行义务。

  如果置义务于不顾,需要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,根据《合同法》第一百零七条,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,应当承担继续履行、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。

  警方后续调取了快递员与老人的通话录音。录音显示,何世万着实明确表达过“我下楼来取”的口头意思,这可以看成老人主动更改合同,形成了新的约定,原来的协定自然可以作废。

  即使如此,并不能确定快递员与快递公司毫无责任。通话中,快递员并未告知何世万有“上门服务”,只是说了自己在垃圾桶旁,随即老人表示自己下楼来取。何世万极有可能并不知快递公司会送货上门,被误导要亲自去取。而合同成立的最基本要求是公平、诚信、透明,因此,老人主动更改的口头合同是否具备法定效力还很难说清。

  同时,快递重达20斤,老人又是79岁大龄,快递员应该有相应的风险预见能力,但他却没有,也未对老人提供及时的帮助。从这种情况来看,快递公司与快递员都应当为老人的猝死承担一定责任。目前,案件进展如何,相关人员并未透露,但总会有迎来结果的那一天。

  取快递本来是生活中最平常不过的一件事,却有人因此丧命,实在令人惋惜。老人作为一类十分特殊的,应该得到社会,特别是年轻一代的关注与关怀。每个人都会变老,每个人也都希望老有所依,今日递出一份温暖,或许将来老去,也会同样回收到这份温暖。

  注:图片来自网络,仅配合叙述,侵删;原创文章,禁止搬运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